个人简介MORE>>

林金福个人简历 1978 年出生于福建 1999 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校雕塑系 2002 年以本专业第二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 2003 年以全班专业第一的专业成绩转到油画系学习!其间连续三年获得清...详细>>
业界展讯

“莱昂纳多-达芬奇:人体机械学”展

展览图片

  • 张发志 乐园 布面油画 80×100cm

    张发志 乐园 布面油画 80×100cm

  • 张发志 风景05 布面油画 47×47cm

    张发志 风景05 布面油画 47×47cm

  • 张发志 噩梦 布面油画 100×80cm

    张发志 噩梦 布面油画 100×80cm

  • 张发志 展览海报

    张发志 展览海报

  • 张发志 五星红旗 布面油画 120×150cm

    张发志 五星红旗 布面油画 120×150cm

  • 张发志 理想30 布面油画 150×120cm

    张发志 理想30 布面油画 150×120cm

  • 张发志 理想26 布面油画 120×150cm

    张发志 理想26 布面油画 120×150cm

  • 张发志 琐碎的记忆 布面油画 50×60cm

    张发志 琐碎的记忆 布面油画 50×60cm

  • 张发志 乐园 布面油画 80×100cm
  • 张发志 风景05 布面油画 47×47cm
  • 张发志 噩梦 布面油画 100×80cm
  • 张发志 展览海报
  • 张发志 五星红旗 布面油画 120×150cm
  • 张发志 理想30 布面油画 150×120cm
  • 张发志 理想26 布面油画 120×150cm
  • 张发志 琐碎的记忆 布面油画 50×60cm
展览城市:北京 - 北京
策 展 人:黄燎原
展览时间:2006-06-06~2006-07-06
展览地点:现在画廊·北京

展览介绍

  张发志的作品在中国当代前卫艺术的年轻一代中并不具有典型意义。

  中国年轻一代的艺术家大多致力于卡通形象的创造,热衷于对游戏的无聊感的探索,试图以轻松诙谐的态度将艺术“平民化”并玩弄于股掌,以此来为“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减压。而张发志的作品则是更多地继承了上一代中国前卫艺术家的人文传统,从艺术家个人成长经历出发,透过“红色记忆”的表面,呈现艺术家的思考过程和人生理念。将集体无意识年代的记忆,转化为极端个人化的风格图像,张发志把亲历的中国当代史,放置于一个他自己虚拟的想象空间,历史的虚无就与人生的虚无无二了。

  张发志的“理想”系列作品,是以戴着红领巾的自画像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领袖的语录作为他的基础符号,在自然的空间里,这些具有浓厚政治意味的元素,空气一样散播着,这正是我们所经历的社会主义时代氛围的缩影和写照。张发志的自画像一律高大威武正气凛然,像慷慨赴死的烈士,因为怀揣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面容坚定意志坚强。理想和梦想最大的不同在于,梦想是自己的,而理想常常是别人强加给我们的,是代表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的政治集团的利益的。在中国的“红色年代”,“红色”是极度燃烧着的,是沸腾的血液和滴血的青春,所以理想就是政治信仰,是至高无上的,是因为崇高而不容怀疑的。当我们开始怀疑自己“原初”的理想时,一切的光芒尽去,只剩下一些零七八碎的断章残句——语录,还在对我们的大脑产生作用,它们已经成为了我们思想里不可磨灭的纹身。

  张发志的早期作品充满了变数,但无论是狗、鸟还是静物,也都还透露出生命的顽强和思考的倔强。狗是冲锋的狗,像飘扬的红领巾;鸟是猎物,即使匍匐于地(案),但仍保持飞翔的态度,所谓虽死犹生;而静物如檀香,灰飞烟不灭,春蚕丝不绝,绕梁三日,终不肯散去。这些都像极了张发志的性格,丝绦的棍棒,棉花的锋刃。

  张发志早期作品中最令人瞩目的作品是《二桃杀三士》和《大移民》。《二桃杀三士》显然是源于那个著名的古代故事,值得注意地是它对死亡意义的思考,很可能启发了张发志后来的“红军过草地”系列作品。当自身的存亡出现问题时,同志、战友甚至亲人还像和平时期那样重要吗?在这个“关键时刻”才真正可能暴露人的本质,人和人的关系在本质上和动物无异。有先哲说得好,人类社会到处只写着“吃人”二字。《大移民》是张发志的毕业创作,曾参加全国美展,这幅作品也是迄今为止张发志作品中人物最多的一幅。粗看,它像勃鲁盖尔或者布西的作品,细看,它还是张发志的创作,它是“细中有粗”。每一个细节都到位了,宏观调控也没问题,但在落笔人象物象的描述上,张发志却采用了“轻描淡写”“点到为止”的画法,虽然未必省力,但表现性的笔触风生水起。《大移民》虽然还只是毕业创作,但张发志已经开始了对社会关怀、对人际环境关注的写作。《大移民》是描写三峡工程启动后,老百姓迁居的场景。张发志既没有用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去表现这个现实的题材,又没有用传统现实主义的态度作为表现视角,他选择了心理现实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把客观实在转化为经过头脑过滤的想象的真实,再用传统的“收集资料搞大创作”的方法整理人物和景观,然后再造事件现场,于是这个现场其实已经不是我们肉眼所看到的那个现场了,但也许它比我们看到的那个现场更真实可信。后来,张发志一直走在去他心灵现场的大道上。

  “红军”系列是张发志第一个成熟的系列作品,它把道听途说的长征和自己的新长征联系在一起,古人和今人在同一个月亮下眺望长天。传说和臆测是这组作品的发源地,而传说和臆测在这里又是建立在基本人性基础上的。张发志通过对人性基本要素的思考,重新构造了一个活生生的历史。历史本来就十分的不可靠,人人都有虚构历史的权力。但人性其实十分可靠,人性不会改变,充分认识到这一点,你就可以真正进入历史了。人性的可靠在于它的多变和动摇,在于它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不二法则,所以,所有的诚实、善良等诸多优秀品质,都是建立在“我”的基础上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条下的优秀品质。看透了!但看透了的生活和世界是那样的索然无味,所以还需要有一些悲情的浪漫主义来调节,于是张发志昂首阔步踏进洪荒旷野,融入深沉凄迷的历史烟雾。

  2006年1月,张发志第一次出国,在欧洲呆了一个月,除了参加在意大利的个展开幕活动,剩下的时间他几乎都交给了美术馆和博物馆。回来后,他的画风有了一些变化。松弛,但松弛不是主要的,更多的幽默元素进入了他严肃的“理想”领域。他的板起面孔的“说教宣传画”,被更深刻也更机智的“看图识字”所替代。认识到幽默的力量,是一个像张发志这样认真严肃的艺术家的“灾难性转折”,他的前途从此不可限量。